首页 > 杀神者 > 第八百零九章 动机(书号:13660

第八百零九章 动机

作者:三生万物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张翔似乎刚刚从睡梦之醒来,活动了下身躯,然后疲惫的坐在窗边,有些陌生的看着楼外的车流和城市,当看到远处的东京塔的时候,张翔开口道:“日本,这个国家我一直都想来看看的。”

    夏马尔问道:“你为什么要主动变成降临者的祭品?我不理解你的……你的……动机。不错,就是这个词,动机,我不理解你的动机。”

    张翔似乎睡得有些过头,JiNg神略微有些颓废,恍惚了一会后,道:“每一个人做事都有动机,为吃为喝为生存,我当然也不例外,我研究过古今外所有的书籍,但最着迷的还是哲学,我认为哲学是解决人类进化问题的最重要的指导方法,你不要问我哲学家都有那个,都说了那句名言,我看书和大多数人看书都不一样,有些人看书是为了炫耀,在交谈的时候说出一两句名人名言来表达自己的境界,我从不去记忆这些名人名言,也从不去看书的作者究竟是谁,我在乎的是书闪烁着的智慧,在我的理解之,哲学本就不需要记忆,哲学需要的是理解,需要学会一种思维的方式,和看透事物本质的细腻心思。”

    “这个世界上有两种人最痛苦,一种人,是能够洞悉未来的,另外一种人,是能够细腻的观察了解当下的。能够洞悉未来,就总是希望改变未来,谁都不愿意一辈子坐在有轨电车之跟着有轨电车四处旅行,人总是希望在某个地点停下来,去看看铁轨之外的风景,窗外的风景再好,也不如深入到风景之内,并且做车么,路途上总是会有一些不美丽甚至是非常残忍的风景,这些总是会叫人生出我要避免看到这样风景的想法。”

    “能够完整的了解当下的人,更惨一些,相对于活在未来的人,活在当下的人毫无乐趣可言,这个人类社会看上去五花八门,文明灿烂,其实已经烂透了,到处都是烂摊子,着眼于现在,要么就闭上眼睛,当一只猪圈之的猪,要么就睁看眼睛四处奔波缝缝补补。”

    “不巧的是,我是两种都具备的人,我是一个天生的悲观主义者,因为我知道人类的走向,我能够m0清这个脉络,我看得到人类最终的结果,我是医生,我看得到那些当下正在不断扩大的病灶,我就得想办法将病灶除去。”

    夏马尔思索了下后道:“你说的太玄了,我还是不理解,这对你有什么好处?说到底还是动机问题,没有好处的话,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张翔看到窗边有一抹灰尘,便开始翻兜,找出一张纸来,将灰尘擦去,又将窗台边上的一盆花摆正。

    张翔的这个动作使得夏马尔微微皱眉,随后夏马尔小心翼翼的扭头看向桌面上摆放的那把和桌沿完全水平的到了一丝不苟地步的手术刀。

    张翔将方形的花盆摆得和窗台完全水平后道:“好吧,我告诉你我的人X上的弱点,首先,我是个悲观主义者,其次,我是个JiNg英主义者,在我看来,以人类历史而言,所谓的文明,通常都是被这个世界上的某些JiNg英所开启。”

    “因为这些JiNg英们通常不需担忧生存问题,而有余力去发展文化活动以致于高度的文化活动从而就诞生了文明。在这个过程,普通大众毫无建树,他们不过是蝇营狗苟的活着别动接受这些文明果实罢了,这个世界,他们存在或者不存在,都没有什么不同。”

    “若说他们真正的对于这个世界的奉献,那就是为JiNg英们提供服务了,当下的人类社会已经走歪了路,什么所谓的民主全都是愚蠢的暴民政治罢了,刻意去迎合大多数人的利益的民主制是骗人的把戏,根本不会成功,并且最终会将整个世界引入再难不断的深渊,只有JiNg英们引导的整治,才是民主政治的堡垒,佑护民主免于成为暴民政治,从而最终使得整个人类文明陷落进未来世界的深渊之。”

    “普通人,是愚昧的,无知的,只是为了生存而活着的蝼蚁,现在社会却将他们的意见当成主导,那些所谓的大众能够有什么好的建议?他们的眼光只能看到自己脚下,任何稍微长远的目标,在他们眼都不值一提,人其实和大猩猩没有什么区别,他们最在意的就是今天有没有香蕉吃,人类文明的步伐如果被这些人主导的话,那简直就是一个悲剧。”

    “最初我感到迷惘,我不知道这些JiNg英究竟如何诞生,如何在一片漆黑的深夜之变成一个火炬,那个时候,我希望自己能够成为一个JiNg英,我研究这些JiNg英,直到我偶然间发现了这些JiNg英的秘密,这些JiNg英恰恰就是你们,你们主导了人类的文明进程,但你们主导的文明出现了问题,规划感还是不强,我觉得是因为你们这些降临者没有完全降临这个世界,无法按照你们最初的规划来构造这个世界的缘由造成的,你们只是将一个个的文明种子洒在地上,随后就任由他们开花结果,这是不对的!”

    “一切都应该是规规矩矩的方方正正的,被提前规划好的,而不是现在这种混乱的被动的社会,或许你们的目的是无序的发展,但在我看来,我想要的文明是有序的前进。”

    “除了悲观主义者,JiNg英主义者之外,我还是个完美进化论者,人类的DNA是不会裹足不前的,所以人类总是要进化的,只不过进化的结果有两个一个是登上更高的阶梯,另外一个,则是如同地球上的其他物种一样,消亡掉。DNA就像是一个顽皮的小孩,你永远不知道他想要什么,叫他守规矩的唯一一个办法,就是主动改造他。”

    “我想要改造他。”

    夏马尔眉头皱起,随后微微一笑道:“我明白了,我们允诺,在审判日之后,会有一百个人类的JiNg神思维加入我们,你将是其之一,我们给你改造这个世界的机会。”

    夏马尔说完,张翔脸sE微微一白,随即整个人一下陷入沉睡之,不过片刻之后,张翔便再次张开眼睛,此时的张翔眼睛之已经没有了之前的那种深邃。变成了另外一个模样,甚至感觉张翔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什么感觉?”

    “很好,他是一个值得信赖的人。”

    张翔点了点头道:“我也是这么认为的。”

    张翔晃了晃空了的酒瓶,随后看了看远处的酒柜,站起身来从酒柜之拿出一瓶新酒,将空了的酒瓶摆在原来的位置,用手指不断移动,直到酒瓶在酒柜之的位置前后居完全完美为止。

    夏马尔在后面双目微微眯起,眼神淡淡的看着张翔。

    “这家伙非常危险,等到事情结束后顺便将他也结束了吧,这样的家伙可以为了我们的降临奉献出自己的身躯,也完全可以在我们使得他无法满意之后,用各种办法来对付我们。并且张翔T内的同伴已经被W染了,张翔的JiNg神力量b想象的要强大。”夏马尔心暗暗盘算着,这是潜入生命T身躯之,保留生命T原本的神魂思维的最大弊病,一旦原本的那个生命T的JiNg神还有思维非常强大,那么降临者就将面临着被同化的危险,这种同化往往是潜移默化之形成的,最终两个神魂和思维彼此吞噬变成一个神魂和思维,彼此无法分开,那样的情况,就说明降临者Si亡。

    目前降临者和张翔之间还能够彼此分开,就说明他们之间的同化还只是最初级的时期,但从双方的偏执般的对于规矩的追求就知道,两者的思维已经开始彼此走近了。

    ……

    郑先当然不会陪着尾灵狐在上海没完没了的转悠,没这个心情,尾灵狐也不是对的人。

    虽然尾灵狐一再要求,但郑先根本不鸟她,哪怕尾灵狐将蚌娘她们拿出来威胁也完全没用。

    郑先不认为尾灵狐因为这种事情就打破两个人之间的关系。

    最后尾灵狐如同所有的被拒绝的nV人一样,气鼓鼓的跟在郑先身后。

    郑先,你可是答应过我三件事的其一件就是要陪着我在这凡间好好转转,郑先噢了一声,道:“我现在改注意了,不打算陪你在人间转悠了。”

    尾灵狐一向都是自己说话没谱,完全没想到今天碰到一个b她说话还要没谱的,当机叫道:“郑先,你竟然不守信用!”

    郑先哈哈一笑道:“信用这东西只对对的人,若是对于任何人都守信用,那才是天底下最大的傻瓜。”

    这些道理尾灵狐b郑先知道的更清楚,并且也更早的灌注在人生之,只不过,没想到今天被郑先这个无耻的家伙用这招给恶心到了。

    尾灵狐跟在郑先身后,气了一会儿后,竟然好似完全忘记了这件事一样开口问道:“郑先,你要去哪里?”

    郑先看了尾灵狐一眼,这只狐狸变脸的功夫真了得,脸皮也不愧是五千年的产物,厚实无b。

    “没什么目的地,一路顺水向上,回京都,我需要一些关于我父母和叔叔的资料。”

    “你要是现在就想要去天之外的话,那就再好不过了,我马上就送你离开。”

    尾灵狐眨了眨眼随后道:“不急,不急,我这一去恐怕永世不再归来,临走之前自然要好好走走看看,况且这新世界我还没有见过呢。”

    郑先哦了一声道:“听起来还真烦人啊,要不然你走你的,我走我的,等到你需要离开的时候你再来找我,在这之前别忘了将蚌娘他们留下。”

    尾灵狐呵呵呵的笑了起来,郑先也笑了起来。

    两人笑了一会后,尽皆不再发声。

    这是两个人未来三天的内的唯一一次对话。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